來個擁抱吧! 《南得,抱一下Free Hug》企劃特別報導

0
268

「這一連串的計畫、行動與目標,我們還在持續摸索中,也無時無刻在反省並修正自己的觀點,我們的初衷是希望讓好事發生的可能性提升,隱藏在社會中負面因子發生的機率降低,改變社會的行動,就從我們自身開始。」—《南得,抱一下》團隊

緣起:建立影音平台彙整素人作品,讓社會大眾看到社會不同的角落

談到這個企畫的緣起,還得從教育部說起。在前任教育部長吳思華還在任時,每年都有辦理教育影音相關的比賽,除了吸引不少專業影音製作團隊頭建參與,亦提供勇於自我展現的素人師生能夠有嶄露頭角、揮灑創作的平台,並藉此機會讓大眾看到社會不同角落的美景與困境,然而,參與競賽的素人大多未受過專業的攝影、剪輯等影音製作經驗,導致作品出現優劣參差不齊的現象,此外,教育部對於「如何將大量的作品呈現在民眾面前」這個問題也感到相當的頭疼,為突破這個瓶頸,教育部便開立專案—「教育丸子Education One」,號召有志青年一起來投入,盼能夠透過年輕人的思維與活力,挖掘值得關注的議題,並建立優良的影音平台,強化素人的社會參與,在這個機緣下,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圖文傳播藝術學系教育部專案辦公室於焉成立,主要的任務包括成立作品的蒐集、建立優質影音平台讓素人能夠友分享的空間、影片的後製與重整及推廣重要社會議題等重要工作。

實際上,該專案中討論到的議題面向相當廣泛,包括藝術教育、偏鄉、原住民等,不過,時逢政府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且在台就業的移工、新住民人數持續成長,因此,移工與新移民相關的計畫就成為首要推動的目標。另外,團隊成員林珂慧也表示,「我們希望以尚未成熟但已經不容忽視的議題作為我們的計畫主題,東南亞移工與新住民無時無刻都出現在我們身邊,卻鮮少有人真正的接近、了解他們,因此,以東南亞在台族群為核心的計畫成為了我們首要進行的任務,專案團隊更為此議題開立工作坊,希望可以藉此擴大議題的討論力量。基於以上理由,《南得,抱一下Free Hug》這個計畫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成為了大家的共識,三天工作坊的時間中,團員們就決定採取行動,希望能夠透過一系列可行的方案,拉近大家與東南亞移工的距離。」

該專案的專案統籌陳怡如表示,這次的計畫其實受到很多人的幫助,包括學者、網路行銷團隊與關注東南亞的相關媒體,希望藉由水平與垂直的人際合作,來完成這個企劃。就水平合作的部分,這次企劃就邀請到現任圖文傳播藝術學系韓豐年教授進行為大家提供意見,顧問團則邀請到社群媒體的網路行銷團隊來協助網路的推廣工作,至於媒體宣傳部分,關注移民、工的媒體如四方報、ONE-40(one-forty)、換日線及移人等線上與平面媒體都相當重要的夥伴。至於垂直合作的部分除了專案核心團隊之外,還包括由學生擔任助理並組成學生團隊,來完成執行的作業。簡短總結,計畫執行過程不僅要定期向教育部告報工作進度、開會,還要跟團隊與合作夥伴溝通,這個計畫能夠發展至今,可說是天時地利人和各項因素結合的美好成果。

生活周遭都有移工與新移民的蹤跡 原來東南亞與我們這麼近

既然這個任務這麼艱鉅,為何團隊的成員還願意花大量的時間、精神與金錢投入這個計劃且用盡全力去突破難關呢?被問到這個問題,四方報發現,團隊中的成員各個成長背景都有與東南亞移民工互動過的經驗,也皆對於人文關懷抱持著無比的熱忱。

團隊中的林凌表示,小時候父親跟台商朋友在泰國做生意,因此也在泰國居住過一段時間,兩個弟弟也曾經在泰國就讀國際學校,當時父親的工廠位於郊區,樓上就是住家,因此常常與當地的工人聊天且玩在一起,那時就覺得他們相當的純樸,連在家中幫忙打理的朋友也是來自緬甸,因此看到東南亞的朋友都有種親切感,後來得知教育丸子有開設工作坊後,毫不猶豫就報名了。

另外,林珂慧表示,阿嬤家是開工廠,有請移工來幫忙,就發現這些移工在經過家人身邊時會有彎腰的動作,那時就會思考,為什麼他們會有這樣的表現。後來從台中來到台北念書,經過特定車站會發現,火車上部分人會對移工有排斥的舉動,看到這些景象,就會更加想要探究這個問題,因此才會投入這個團隊。

讓「問題」在持續溝通中找到出路

每個計劃由始自終,都面臨了層層關卡,好比線上遊戲的打怪一樣,需要集眾人之力,彼此分工,才能有所突破,提到企劃執行至今所遭遇的種種門檻,團隊的成員皆能侃侃而談,分享心中的點滴。

對此,目前就讀於台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班並擔任專案企劃助理的洪昀婷說,「專案執行到現在,最常發生的事情就是,團隊成員有太多的想法與創意,討論到計畫方向、內容與執行的時候,有時候會不知道如何篩選與抉擇。另外,很多想法雖然很有特色,但是想法與現實之間的差距也是平估的重點。比如說,在企劃的討論階段,有同仁提到要借用火車站與街區進行活動,但是很多實際的問題是必須要考量的,像是經費來源、土地的使用規範、土地的使用權利與申請等。」

另外,團隊成員林珂慧則表示,「我認為最困難的部分就是思考『我們到底要解決什麼問題』。原本想說要以新二代為主體,不過後來也發現,新二代的生活環境其實與我們無異,那我們就會想還有什麼是可以做的。最後我們思考是否要以『去標籤化』為企劃主體,但這是很大的題目,能做到什麼程度我們至今還持續在觀察中,簡言之,我們一直在許多議題中徘徊,並思考要怎麼做出具有區隔性議題。」

至於,進入執行階段,困難也會跟著進入到另一個階段,陳怡如表示,在拍攝《南得,抱一下Free Hug》宣傳影片之前必須進行很多人際聯繫的工作,有時還必須一個一個拜訪,不過很因為受制於現實環境包括雇主是否同意、個性較為內向等因素而遭到拒絕。拍攝宣傳影片的階段,上述提到的問題又更加的明顯,許多人對我們執行這個活動的目的還未完整了解,所以會比較容易退卻,因此一開始找的擁抱對象多以熟識的人為主。

擁抱之後,才真正的認識你/妳

儘管目前這個專案還處在初期階段,但是參與專案的成員都對東南亞開始有新的認識,從微觀上對於人際之間的反思到社會結構的問題,都有一定的反省。到了專訪的末端,洪昀婷表示,「我媽媽本身是來自大陸,現在許多新聞只要提到對岸就會出現許多仇恨言論,因此對於移民工面對的遭遇可以說是感同身受。家中因為奶奶年長的關係,也有聘請來自印尼的看護,但是在她工作的過程中,可以明顯的感受到階級差異與主僕關係,舉例來說,吃飯時,她必須要等家人用餐完後才能吃飯。這時我也會思考,她年紀與我相仿,待遇卻相差如此之大。而且,自己的家人也曾面臨過異樣的眼光,為什麼我們還是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待移工朋友。洪昀婷進一步表示,在進行《南得,抱一下Free Hug》落實的過程中,就有一位來自馬來西亞攝影師來參與,活動結束後才發現那時才真正認識了他。

這次專案行銷企劃統籌的洪紹華表示,《南得,抱一下Free Hug》的計畫會持續做到六月底,未來還有書冊、食譜、影片等作品的發表與紀錄。在訪談結束之際,專案的團員向四方報說,「這一連串的計畫、行動與目標,我們還在持續摸索中,也無時無刻在反省並修正自己的觀點,我們的初衷是希望讓好事發生的可能性提升,隱藏在社會中負面因子發生的機率降低,改變社會的行動,就從我們自身開始。」

 

 

 

 

 

 

發表回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