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移工齊聚東協廣場 用自信與笑容紀念女權鬥士

0
309

有關注上一期雜誌的朋友應該已經了解到了印尼女權運動家Raden Adjeng Kartini的生平事跡、理念及悲劇而諷刺的人生結局,也因為這樣的人生經歷與致力提倡女權的信念,讓她成為印尼人心目中的女權運動代表人物及偉人,深深地烙印在印尼人的心中。每年的4月21日,也就是Kartini生日這天,為了印尼的國定假日,希望印尼的民眾在這一天,能夠感謝Kartini對於女權提升所做的努力,並提醒國人對於人權務必持續的追求與維護。不過,不只在印尼有盛大的慶祝活動,在台灣,由於印尼移工族群相當龐大,因此這個印尼的重要節日也就順勢地來到了台灣。今年,四方報記者Rick於4月16日前往台中的東協廣場參與了紀念日的活動,也利用鏡頭及與現場印尼朋友的閒聊,記錄了移工的活力與紀念日活動的精彩片刻,接下來,就要帶大家一起感受這個重要而值得省思的紀念活動。

以自信與笑容展現女性自我認同紀念Kartini的理想與努力

當天的東協廣場相當的熱鬧,大多數都是來參與慶祝活動的印尼移工朋友,現場不僅有移工歌手及樂團的深情演唱、合唱及詩歌朗頌,為了對於出身於貴族的Kartini表現敬意並展現女性的自信與自我認同,現場更舉辦印尼傳統服飾的選美競賽,為紀念日增添嫵媚的景色。對此,一名參與選美比賽的女性看護表示,平常為了工作,都沒有時間好好打扮自己,也鮮少有機會讓台灣的朋友欣賞印尼精緻、華麗的傳統服飾,今天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到東協廣場的路上,有遇到一些台灣的民眾會問我今天是什麼日子,我就會跟他們介紹這個重要的節日。

另一名參賽者則表示,為了這個比賽,花了很長的時間打扮,實際上,因為本身比較害羞,有點畏懼舞台,原本並沒想過要比賽,不過因為朋友的鼓勵,所以才勇敢站出來,發現自己其實可以很美麗,這次活動的參與,讓自己提升不少自信。

Kartini day印尼女英雄日已昇華成對於「勇於爭取自身權利」的提醒與鼓勵 

在人類社會的發展進程中,男性的權力與權利長期都是大於女性,對於生命的追求與自由度相對於女性來說高出許多,在印尼也不例外,早期的印尼女性權利處處受限,最明顯的,就反應在女性的受教權上,印尼女性過去不能念書,「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觀念深植當時的社會結構,然而Kartini的出現,不僅對印尼女性的處境有所改善,也讓印尼人看到女性堅毅的一面,Kartini因此成為了一個令人尊敬的典範。時至今日,女性的參政權、受教權都比起以往大大的提升,不過,新的問題卻隨著全球就業環境變遷與社會結構的日趨複雜而更加的盤根錯節、與日俱增,其中,女性跨國勞動者的權利便是接下來需要被重視的議題之一。

為什麼女性移工的權利在這邊特別被提及呢?女性移工來到台灣,儘管部分如同男性移工一樣,工作的場域在室外,如工地或工廠等的公共空間,但大多數的女性移工來台是從事看護的工作,看護的工作環境主要是以雇主的家或是安養院等室內空間為主要的工作環境,女性在其中工作的情況,外人就難以得知了,談到這個問題,正在擔任看護的Annie表示,曾經在一位雇主家擔任看護照顧家中的長輩,不過,雇主卻要她同時到自家開業的洗衣店上班,卻只領一份酬勞,當時由於語言不通,也不知道要向哪個單位求助,因此有段時間只好靠忍難過日子。另一位女看護Pindy則表示,剛來的時候也遇到無良雇主,因此只好提早換地方工作,相當麻煩。由此可見,當女性與勞工議題結合時,問題將更為複雜,這些問題輕則金錢或是生活品質遭到威脅或降低,重責危及生命安全,去年與前幾日發生的印尼及越南女性移工遭到性侵的案件在在都反映女權的提升還有很大的空間。

Kartini紀念日對於印尼人來說不僅僅是國定假日,其重要的意義在於提供女性移工一個齊聚討論生活、展性自我的時間,同時,也提醒著大家,莫要以為權利會自然而來,要讓女性的權利更加地合乎公平與正義,爭取並持續落實是一條無止境的路。

Raden Adjeng Kartini生平簡介

早期印尼女性不能念書,處處受制於男性,直到Kartini出現,她勇於反抗權威,爭取女性受教權。印尼經過這樣洗禮後,到現在男女地位逐漸平等,更出現女性領導者Megawati(梅嘉娃蒂,印尼首位女總統),Kartini功不可沒。

Kartini是印尼女權運動的先鋒,生於印尼荷蘭殖民時期的中爪哇傑巴拉(Jepara)貴族家庭,父親是傑巴拉縣長。因為出身書香世家,即使Kartini身為女性,家人也讓她上學直到12歲。當時民風保守,未婚女性不能隨意外出活動,即便婚後也會被夫家限制行動。

婚前這段期間,熟稔荷蘭文的Kartini在家自學,大量閱讀歐洲女權思潮書籍,奠定了她日後的思想基礎。Kartini 16歲在病危父親的期待下嫁給南旺(Rembang)縣長Joyodiningrat,成為他的第四位太太;Kartini獲丈夫支持,在縣府成立女性學校;1904年,Kartini生下兒子並在4天後病逝,得年25歲。

Kartini的書信被後人集結成冊,書名為《黑暗過後是光明》(Out of Dark Comes Light),在1911年出版,有五語譯本,英文版書名為《爪哇公主的信件》(Letters of a Javanese Princess),內容包含Kartini對當時印尼婦女現況的觀察以及女性自主學習的理念。1964年,總統蘇加諾(Sukarno)宣布Kartini的誕辰4月21日為紀念日。

 

發表回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