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念臺灣阿! 移工樂手恩迪克.普拉沃托的臺灣印象

0
120

文/Rick

圖/恩迪克.普拉沃托

 

◎小檔案

名字:恩迪克.普拉沃托(Endik Prawoto)

出生:1976年11月21日學歷:潘查希拉與公民教育系學士

 

隨著東南亞國家的崛起,移工來臺求職的目的遠比國人想到的更加多元,在這群龐大的工作人口中,不乏多才多藝、潛力無限的能人異士。現在,四方報就要帶大家認識一下移工樂手恩迪克.普拉沃托(Endik Prawoto),透過他的故事,看見移工眼中的臺灣印象,也讓各位感受所恩迪克.普拉沃托釋放的藝術能量。

克服困難 視臺灣為創業前哨站

移工來臺就業的原因百百種,對於有心儲蓄或賺取高薪的人來說,出國尋求更好的就業機會是一條絕佳的出路,心懷壯志的恩迪克.普拉沃托看準了臺灣的匯率優勢以及開放的工作環境,決心遠渡臺灣,籌措創業資金。來臺工作這條路,不僅給了恩迪克.普拉沃托經濟上的挹注,更為恩迪克.普拉沃托的人生開拓了不一樣的道路。回想起剛到臺灣的點滴,他無法掩飾自己雀躍的情緒,興奮的向四方報團隊分享臺灣生活的心路歷程。

初到臺灣,恩迪克.普拉沃托於台中大甲區的北裕塑膠股份有限公司擔任器材操作員,相對其他來臺工作的移工而言,恩迪克.普拉沃托沒有太多的惆悵與緊張,反而因為新環境的影響,身心都獲得深刻的鼓舞。「我非常佩服臺灣守秩序及守紀律的文化,無論是交通秩序、衛生環境、工作紀律、排隊等等,都使我印象深深刻。因此,我對所有的事都採取積極的一面,保持嚴謹的態度看待每一件事。這種文化形態也協助我迅速適應在臺灣的生活,提醒我珍惜寶貴時間,千萬不要浪費時間在沒有意義的事務上。」恩迪克.普拉沃托表示。

對於適應力極強的恩迪克.普拉沃托來說,要適應臺灣的生活並不是難事,樂觀的他與來自越南、泰國、菲律賓的移工朋友也相處得極為融洽,不過,有時候生活總是會給予考驗。恩迪克.普拉沃托說,「剛到臺灣時,因為語言不通、對中文不了解,因此在工廠工作不時會有誤會產生。另外,更讓我挫折的是,在工廠工作期間,我因為意外而失去三根指頭,這令我身心都相當痛苦。不過,此後我更加謹慎地看待工作,並學會用更樂觀的態度面對自己。」

在臺灣開啟二胡演奏之路

被問到為什麼會選擇二胡作為表演樂器,恩迪克.普拉沃托認為這要歸因於「緣分」。「會接觸到二胡,完全是因為朋友的緣故。在因緣際會下,我發現二胡構造簡單,僅由2條弦及蛇皮膜構成卻能演奏出美妙的樂聲,因而受到吸引,開始鑽研二胡。」恩迪克.普拉沃托表示。

看似構造簡單的二胡,學習起來卻不如外觀那般親切,由於構造簡單,要精準拉出音調,在按弦時就要更加簡潔有力。恩迪克.普拉沃托提到,「二胡與吉他、鋼琴差異極大,鋼琴與吉他有明確的琴鍵與握法,二胡則完全憑感覺。要將二胡拉好,唯有練習、練習、再練習,如此才能將手指按弦的位置熟記,並培養出對旋律的敏感度。」

恩迪克.普拉沃托更開心的說,「很少印尼孩子有機會接觸二胡,學習二胡讓我更有自信,因為不斷的練習,我幸運的在哥倫比亞達人競賽中獲得冠軍,同時也在臺北市界貿易中心展覽三館為Asik Judika 音樂會開幕典禮以二胡演奏揭開序幕。」

現在只想說「好想念臺灣啊!」

儘管現在恩迪克.普拉沃托已經返回印尼,但恩迪克.普拉沃托向四方報團隊表示,「臺灣帶給我很多回憶,不管是工作還是二胡,都提供我對創業這條路許多寶貴經驗。現在,我常會透過說故事、臉書或是音樂演奏等方式,向身邊的朋友介紹臺灣的文化與科技,將臺灣的好分享出去。」

說著說著,恩迪克.普拉沃托突然感性的說,「現在外面好涼,天氣有點像臺灣。突然,好想念臺灣阿!」

恩迪克.普拉沃托表演影像紀錄

 

 

 

發表回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