峇里島文化推手李庭莉:傳統舞蹈是文化精華 必須代代相承

0
102

文/Rick

圖/李庭莉

◎李庭莉小檔案

來自印尼峇里島,

生於峇里島傳統舞蹈世家,

自5歲起跟著母親與老師開始鑽研舞蹈。

認識先生後嫁來臺灣至今已21年,

主要從事峇里島傳統舞蹈的表演、文化分享,

並致力於保存這項珍貴的傳統文化。

……………………………………………………………………………………………………………………………………

甫踏入位於高雄左營的峇里島文化工作室(SanggaR Bali),就看見幾名學員正在舞動肢體,展現搖曳生動的峇里島傳統舞蹈,從這些學員舉手投足之間,看到了峇里島文化的生命力,也彷彿欣賞了峇里島舞蹈背後隱含的傳奇故事,而這間工作室的靈魂人物,正是館長李庭莉。

初到臺灣困難重重  李庭莉:「一直告訴自己,這是就是我的選擇,能忍就忍!」

對於臺灣的民眾來說,這項傳統藝術與我們距離遙遠,相當陌生。令人相當遺憾的是,對於峇里島的印象,大多人都停留在藍天白雲及清澈的大海,僅此而已。

出生於印尼峇里島李庭莉,自5歲就開始跟隨母親及老師學習峇里島傳統舞蹈。21年前跟隨丈夫來臺生活後,決心要讓這門傳統藝術在臺灣落地生根並發揚光大。然而,離開家鄉後,克服異地生活的諸多不便對李庭莉來說,是更迫切的難題。

李庭莉說,「爸爸在我8歲時就過世了,媽媽必須獨力撫養我們,為了不讓媽媽失望,我成長過程中半工半讀、分攤家計,甚至在高中畢業後,捨棄就讀大學的機會,直接進入職場,為的就是給媽媽更好的生活。然而,認識了來峇里島經商的先生後,在先生的要求下,隨著先生到臺灣定居。對於沒辦法隨侍在母親身邊,感到既難過又內疚,這是我面對的第一個障礙。」

來臺灣後,雖然是新生活的開始,卻將再度面對一連串的生活考驗。李庭莉回憶,「1997年時,臺灣還沒有那麼多的新住民,在生活中見到我的人大多都以異樣的眼光看待我,這使我感到相當自卑。另外,由於語言不通的問題,跟家人的溝通產生了許多誤會,這一切讓我感到相當大的挫折感。」

為了改善生活中難以傾訴的苦衷,李庭莉決心採取行動改變現況。現在的李庭莉不僅找到自己生活的重心,更開創了屬於自己的事業。李庭莉說,「來臺2年之後,我選擇去讀書,透過學習認識了一些朋友並提升語言及表達能力,開始能夠向身邊的人表達心中的想法。在適應的過程中,每當我感到很辛苦時,我就一直告訴自己,這是我的選擇,能忍就忍。現在的我會跟家人分享臺灣生活,對我來說,臺灣是一個很棒、充滿多元文化的國家。」

峇里島舞蹈難度高 腳步到眼神的完美配合才能展現出舞蹈的美感

峇里島傳統舞蹈可說是諸多舞蹈中難度相當高的一種,肢體動作從頭到腳、內涵表現從情緒到眼神,每一個環節都要表現到位,才能展現出峇里島的精隨與精神。對此,李庭莉說,「在舞蹈中因為身形會呈現S型,因此從小老師就會壓我們的腰部,這讓我覺得非常痛苦。另外,眼神的表現也需要透過持續的學習。峇里島舞蹈有很多種類,每種舞蹈、每個部分都有相對應的眼神。唯有腳步到眼神的完美配合,才能展現出舞蹈的美感。」

然而,光是動作做的完美還不夠,每個人的身形都是獨一無二,如何從同樣的動作中找到自己的風格,也是一大挑戰。「跳舞過程中,有些動作要蹲下,但因為小時候比別人高,手又比別人長,不僅必須要配合別的同學,也更容易受到老師的注意,這給我不小的壓力。然而,我的媽媽也是一名峇里島舞者,這對我的影響很大,也是我堅持的動力。」 李庭莉笑著回想。

傳統舞蹈代代相承 希望能讓峇里島文化在臺灣開枝散葉

來臺至今21年,李庭莉已經是相當著名的峇里島舞蹈老師及文化推手,不論是政府活動、民間盛會還是國際節日,都能看見李庭莉及峇里島文化工作室(SanggaR Bali)學員曼妙的舞姿。對此,李庭莉說,「承接這麼多的表演活動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帶著女兒一起參與『2014年全國新移民家庭楷模獎』的表演,並獲得前總統馬英九的讚賞,這讓我感到格外的開心與驕傲,這些表演經驗讓我與臺灣有了連結,開始覺得臺灣是我另一個家,過去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而李庭莉也感性的說,「現在的臺灣跟以前不一樣了,能夠將峇里島文化帶來臺灣是我的榮幸,也感謝臺灣這塊土地對我們的支持。對我來說,峇里島的傳統舞蹈必須代代相承,然而因為時代的轉變及舞蹈本身難度高,現在專精於這項藝術的人越來越少了,我希望我的女兒願意繼續推廣這項藝術,讓更多的臺灣學子能夠了解峇里島文化。」

發表回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