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住民星力量—丁安妮專訪

0
168

誰說新住民都一定要很悲情?誰說新住民在台灣的生活不能正面而啟發人心?四方報這次要介紹的這位新住民,相信大家並不陌生,她,就是時常主持重要活動、擔任評審的丁安妮,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她的生活奇遇!

來台工作邂逅愛情並與台灣結緣

「還記得,有位朋友跟我聊天時提到台灣很好玩,她已經把台灣都玩遍了,那時候我就很心動,也想要來台灣,回家後就跟爸媽提出要來台灣的要求,當初他們相當反對,認為獨自在外會有危險,後來,我不斷的說服他們,跟他們說,我現在如果不去台灣,結婚後就沒有辦法去玩了,結果沒想到一來台灣就住到現在,在台灣結婚有了自己的家。」丁安妮這樣訴說著與台灣結緣的原因,聽起來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也顛覆了大家對於來台工作的東南亞新住民、移工的印象,丁安妮來台灣已經16年了,當初之所以會來台灣,正如同丁安妮自己所言,是希望到台灣一邊工作一邊旅遊,體驗年輕的生活。

剛到台灣之際,丁安妮第一份工作被安排到竹東榮民醫院擔任看護的工作,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邂逅了現在的丈夫,而她的丈夫正是雇主的兒子,由此顯見,丁安妮與台灣的緣份相當深厚,有如上天早有安排似的。憶起與丈夫認識的經過,丁安妮說,「這是個意想不到的驚喜,我現在的先生就是當時照顧阿公的孫子,我丈夫當時一、兩個禮拜就會來看阿公一下,他是個寡言的人,所以直到我照顧阿公半年後才開始有了接觸,不過只要一出現,都會順便帶飲料、食物或是生活用品給我,而且一來就來滿久的,當時就有個護士跟我開玩笑說:『那個男生好像喜歡妳。』我不相信地說:『他是在看書啦!」,那護士說:『他是在看妳啦!』,到後來,我也會跟著他們家的人一起吃飯,老公也會帶著全家一起出去玩,日子一久,彼此就走在一起了。其實當初完全沒有想到要結婚,我還跟我朋友打賭,我才不會嫁到台灣,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最後還是嫁到台灣。」

就在認識第三年要回印尼的前夕,丁安妮向丈夫提出「要結婚必須信奉伊斯蘭教」的問題,這對一般的台灣人來說,可能會衍生成為複雜的家庭問題,甚至出現家庭革命,不過,經過一個星期的討論後,兩人還是順利得攜手步入禮堂,成為台灣的一份子。

熱愛學習與工作 體會多元的生活內容

定居在台灣後,丁安妮開始積極的為自己的生活上色,翻開丁安妮的工作經驗,可謂色彩斑斕,相當得豐富,從靜態到動態,幕前到幕後,都可以看到丁安妮活躍的身影。當然,能夠有這麼精彩的生活內涵,也是要經過一翻長期而努力的準備。

丁安妮說,「其實來台灣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中文學好,我剛到醫院工作的時候,認識的字不多,都只會簡單的,像是洗澡、吃飯等,其實大部分來台灣工作的東南亞工作者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就算在印尼透過仲介學了三個月的中文,但是沒有用還是很容易就忘記了,那我是比較幸運的,我是在醫院工作,有跟其他人交流的機會,如果是在家庭中工作的人,可能就會比較悶,遇到問題也難以求助,不知如何回應。我在醫院有很多印尼朋友可以協助我,聽不懂中文的時候彼此會互相幫忙翻譯,還會互相協助照顧對方的被照顧者,讓彼此有休息的機會,時間與行動也相對自由許多,很多看護會彼此交流中文,讓中文進步很快,而醫院的護士醫生也都很有耐心,所以講起中文比較不會慌張。」

除了透過人際管道學習中文之外,丁安妮笑著說,「學中文就是要找方法,除了看仲介提供的教材之外,也會利用電視學習中文,並找書本學習注音符號,學習是長期累積,要持續下去的。」此時,丁安妮話鋒一轉,問道「妳知道我三年前才從高中畢業嗎?」自信的笑容加上記著詫異的眼光使得訪問的場景顯得相當有趣,原來,好奇心旺盛的丁安妮為了將中文學好,更快適應台灣的生活,進入補校重新學習,三年前終於完成國小、國中、高中十年的學業,順利從安康高中畢業,聽完了這樣的求學經歷,對於丁安妮優異的中文能力與旺盛的求學意志,記者當下感到相當佩服。

接著,丁安妮繼續說著自己的故事,又將鏡頭拉回到來台三年後的生活。結束看護的工作之後,丁安妮開始了多元的職場生涯。轉職後的第一份工作,丁安妮到了薰香工廠任職,緊接著到了小學擔任志工,又應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邀請一起工作並擔任翻譯的工作,後來進入四方報任職,也從那時後開始在教育廣播電台擔任住持人的工作至今。不過除了主要工作之外,丁安妮也擔任過醫院、開齋節、新北市勞工局的廣告演出,也曾在戲劇及節目中扮演重要角色與主持人的工作,儘管工作表現出色,但是丁安妮仍是謙虛的說,「能夠有這樣的工作經驗,要感謝很多人的介紹與幫忙。」

擇我所愛 愛我所擇 享受生活 文化傳承

丁安妮接著說,「其實,來到另外一個國度,就是大家要主動幫忙,認真的學習。舉例來說,之前在醫院工作那段期間就是很好的例子,其實在醫院很辛苦,容易遇到各種問題,像是有些長輩很難照顧,每兩個小時要吃飯,有些雇主給得餐錢不夠,還要彼此借錢,甚至有來自越南的朋友因為雇主沒有幫忙教健保卡,但是身體不舒服急需看醫生,只好跟別人借卡就診(當時法律不嚴格),這些都是需要團結起來才能夠一起度過難關,但是相信只要這條路是自己選擇的,大家就能夠堅定地走下去。」

丁安妮更感性的說,「以自己來說,我滿喜歡工作,如果喜歡就不會覺得辛苦,但是很多跟我一樣來自印尼的朋友就得面對工時過長或是休假不夠的問題,這些都是未來大家需要思考去改善的。幸好令人欣慰的是自2014年開始逐漸有東南亞的課程,至今的新南向政策又讓社會對東南亞的接受度更大,我覺得新住民自己也要認同自己的文化,現在我都會常常用印尼文跟小孩溝通,有時候很簡單,就煮菜、削水果或是睡前用簡單的印尼文溝通,常常講話就可以,透過這種方式,讓他們從小就對自己的身分有認同,也可以慢慢認識媽媽的文化,這不僅對新住民族群或是小孩的將來,都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責任。」

 

發表回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