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盡一生爭取民族尊嚴的女英雄:朱亞克.迪恩

0
41

文/何鳳心

圖/Wikipedia

卡蒂尼日的到來,提醒著印尼民眾對女權發展的重視,並紀念這位偉大的女權運動先行者。不過,除了卡蒂妮外,印尼還有許多女性,為印尼的國家發展作出重大貢獻與犧牲,其中一位偉大女性,便是以對抗荷蘭殖民勢力而聞名的朱亞克.迪恩(Cut Nyak Dhien)。

……………………………………………………………………………………………………………………………………

出身名門卻選擇肩負民族存亡的任務

朱亞克.迪恩(Cut Nyak Dhien)於1848年誕生於印尼亞齊伊斯蘭貴族家庭,接受過軍事、宗教方面的教育,隨著年紀增長逐漸成為一名優秀的女性,並於12歲時嫁給了同是貴族的易卜拉欣.拉姆加(Ibrahim Lamnga)。然而,伴隨著荷蘭人的入侵,朱亞克.迪恩接下來的人生也跟著改變,在捍衛民族尊嚴的歲月中,經歷苦難,成為一名崇高且具有獨立精神的女英雄。

1873年,荷蘭人向亞齊蘇丹國宣戰,在煙硝瀰漫的戰火中,易卜拉欣.拉姆加於1878年在戰鬥中陣亡,從那天起,朱亞克.迪恩誓言擊退荷蘭人,為丈夫報仇,並捍衛民族的尊嚴。

易卜拉欣.拉姆加過世後,一名被亞齊當地視為英雄的戰士奧馬爾(Teuku Umar)向她求婚,朱亞克.迪恩起初拒絕了奧馬爾,但因為奧馬爾允許朱亞克.迪恩參戰,因此兩人便於1880年節為連理,並生下一子,名為朱亞克.甘邦(Cut Gambang)。

先勝後敗 經歷第二次喪夫之痛

提到朱亞克.迪恩的第二任丈夫奧馬爾,於1875年便開始對荷蘭人進行游擊戰,然而,由於裝備及資源不足,奧馬爾改變策略,希望藉由先接近荷蘭人,再伺機反擊。不過,由於這項計畫是秘密進行,因此當時許多人一度懷疑奧馬爾是亞齊的叛徒。

被視為和軍最大勁敵的奧馬爾最終按照計畫進行,於1893年帶著自己的部隊向荷軍投降,這一舉動讓荷蘭部隊大為高興。隨著漫長時間過去,荷軍與奧馬爾之間的關係愈加緊密,甚至開始讓奧馬爾帶領荷蘭部隊,奧馬爾藉此機會學習荷蘭軍隊的戰略。在降荷期間,朱亞克.迪恩不斷的提醒丈夫不要忘了保衛民族的大業,待到時機成熟後,奧馬爾終於反叛並大規模的反擊荷蘭人。

朱亞克.迪恩肖第二任丈夫奧馬爾(wikipedia)

朱亞克.迪恩肖第二任丈夫奧馬爾長眠處(wikipedia)

奧馬爾肖像印於1986年5000印尼盾鈔票上(wikipedia)

奧馬爾的背叛讓荷軍感到異常的憤怒,然而,熟悉荷軍戰略的奧馬爾卻不斷透過游擊戰的方式成功的襲擊荷軍,使當地荷軍損失慘重,並在亞齊全境都有所斬獲,而荷軍只能不斷的更換將領,試圖讓奧馬爾無法掌握荷軍動向。最後,荷軍被迫派出德馬索部隊(被稱為殘酷的)來征服亞齊,這支軍隊的到來,讓亞齊人壟罩在戰爭的恐懼之中,而這種恐懼心理則被荷蘭人利用,成為打擊奧馬爾的最佳武器。終於,在1899年2月,奧馬爾在戰爭中遭荷蘭軍隊射殺身亡。朱亞克.迪恩相當難過,不過經歷第二次喪夫之痛的她並未沉浸在悲傷中,而是對荷蘭人持續抗戰。

堅持抗荷卻獨木難支

朱亞克.迪恩肖最後被流放到蘇木丹(wikipedia)

在此後,朱亞克.迪恩帶領她的小股軍隊抗擊荷蘭到1901年,當時的荷軍對亞齊地形已非常熟悉,因此朱亞克.迪恩的抵抗可以說相當艱困。同時,年紀漸長的朱亞克.迪恩身患白內障和風濕性等疾病,她的健康狀況讓部隊極為擔心,為了朱亞克.迪恩能減緩患病之苦,她的部隊只得以投降為條件,為朱亞克.迪恩換來更好的醫療照顧,而朱亞克.迪恩的獨子朱亞克.甘邦則持續為父母的目標抗戰到底。

在荷蘭人的管控下的朱亞克.迪恩,病情逐漸痊癒,然而,她的精神備受當地的亞齊戰士所崇敬,這使荷蘭殖民當局有如芒刺在背。為了消弭朱亞克.迪恩的威脅,殖民當局將她流放到蘇木丹(Sumedang)。在當地,朱亞克.迪恩成為了一名伊斯蘭教的專家,當地人為朱亞克.迪恩起了一個高雅的綽號「Ibu Perbu」(皇后媽媽)。最後,朱亞克.迪恩終於1908年11月6日老於蘇木丹,結束了傳奇一生。

偉大事蹟 終得永存人心

(左)印尼於1998年發行10,000印尼鈔票幣上印有朱亞克.迪恩肖像(wikipedia)

(右)2008年印尼發行郵票印有朱亞克.迪恩肖像(wikipedia)

受到白內障及語言差異的影響,起初,當地人只知道「Ibu Perbu」指的是朱亞克.迪恩,卻不知道偉大朱亞克.迪恩的抗戰事蹟。直到1960年亞齊政府回溯了朱亞克.迪恩的生平後,她的事蹟才開始為世人所認識,並於1964年通過總統令,將朱亞克.迪恩追授為民族英雄。

綜觀朱亞克.迪恩的一生,這種抗爭到底的精神足以使她成為現代女性的典範之一,並對印尼國家發展帶來深刻的影響,為了紀念她,印尼於1988年曾推出以朱亞克.迪恩為名的影視作品;1998年時,她的人像更被印在幣值10,000元的印尼鈔票上,讓世人追憶她的偉大。                                 完

發表回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