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將菲籍博士生當成逃逸移工上銬逮捕  臺灣社會與外籍人士之間的失語症誰來治?

0
60

(中研院菲籍博士生與警方發生拉扯,雙雙掛彩。)

今年八月初,發生了一起警方追緝外籍移工而衍伸出的烏龍案件,提到該案,著實是讓人涕笑皆非,不過,也提供大家針對語言思考重要性進行討論的機會。今年7月29日,警方在接獲線民通報有「逃逸外勞從事盜伐林木違法情事」之後,隨即出動便衣刑警至現場調查,警方埋伏於竹山鎮下坪里一棟出租大樓內,發現2名形跡可疑的移工,在盤查的過程中,移工作勢要攻擊員警後逃跑,其中一名移工被捕,另一名則趁亂落跑。在持續搜捕的過程中,警方誤將在附近進行研究採樣的菲籍中研院台灣國際高等研究生學程的博士生誤以為是該名逃逸移工,因此上前盤查,不過,該名博士生拒絕配合查證,經過拉扯後,該博士生遭警方強制帶回警局,經過查證才知道是誤會一場,兩造簽立和解書,才化解這起尷尬的錯誤,對此烏龍事件,警方表示,「案發當時因雙方語言不通,才會衍生查捕逃逸外勞案另一插曲」。

上述這則新聞,或許乍看之下會引來讀者陣笑聲,不過,這語言溝通的障礙確實存在於臺灣社會與外籍人士之間,更遑論外籍移工與雇主之間的語言隔閡有多嚴重。

去年勞動部曾對「移工雇主最頭痛的事」進行的調查,調查結果證實,令雇主最困擾的就是「語言溝通」,相較於產業移工,要與家事移工長時間相處的雇主更是對此調查感同身受。過去,臺灣社會、媒體基於移工族群在臺灣的弱勢狀態,常將移工族群視為失語的一方。不過,四方報認為,語言作為一種溝通的工具,你來我往的互動管道,在無法順暢溝通的情況下,不僅移工可能面臨許多生活上的困難,作為雇主的一方,也可能因為無法掌握語言,遇到問題時,無法在有效時間內,透過適當的溝工予以解決,導致問題擴大致無法挽回的局面,最終就是雇主、移工兩敗俱傷,講到這邊,大家還認為失語的只有移工嗎?

語言不通 是移工在臺灣的致命傷

移工在臺灣因為語言所衍伸出的社會議題、案件比比皆是,這不僅與移工來台前的語言教育有關,往上追溯更廣的層面,可以探討到臺灣的法律制度、通譯制度、仲介制度、外籍人士/工作者、臺灣社會的包容度…等諸多問題。單是近幾年因為語言不通造成的與移工的相關案件就數不勝數。遠的不說,現在就帶大家回顧一下四方報關心過,因為語言問題而衍伸的社會案件。

(印尼籍漁工阿漢,遭到計程車司機謊報搶劫,因為語言不通不知如何應付,只得逃跑。)

去年年底,一名在基隆受雇的印尼籍漁工阿漢於凌晨搭乘計程車,到達目的地時,因為語言不通而發生了付錢糾紛,該計程車司機更謊報該移工搶錢,幸好經過調查,全案以不起訴偵結,該發生於2016年底,並於今年6月曝光。

(菲籍移工語言不通,只能用簡單的語言跟警方溝通。)

今年五月間,新北市淡水分局中山路派出所所長賴崇逸、警員鍾鎮嶽在尖峰的淡水市區道路巡邏時,意外發現已經逃逸兩年的菲籍Lingon移工,被逮時,由於該移工的中文能力有限,只能英、國、台與三語穿插,來與警方溝通,該移工一直用英文「GO HOME」表示想回家的心情,該所長一時不知該怎麼答覆,只得隨口回應:「我知道啦!」,警方對此意外發現亦感嘆不已。

今年七月,一名陳姓犯嫌為首的非法仲介集團利用違法居留外籍移工語言不通、求助無門和急需賺錢等困境,誘使從事非法看護工作,並以毒品控制其行動,每日工作所得都先剝削600元,行徑惡劣,令人髮指的是,該仲介期團更以通報要脅移工提供性服務,受害移工的處境不言而喻。

由此可見,語言隔閡確實造成了移工與臺灣社會間不少的緊張與衝突。除了前面提到的種種案例,就四方報團隊的採訪經驗,語言問題可說是團隊第一線成員接觸到最常見的移工困境之一,更多的生活問題也都是由語言隔閡而起。移工朋友每每被問到最近生活有遇到什麼問題可以讓四方報分擔解憂,大多數人所提到的不外乎是「因為語言不通,所以常聽錯雇主的要求。」、「因為不知道怎麼向雇主解釋伊斯蘭教的信仰予儀式,所以雇主以為是在做不好的事,進而禁止在家從事與宗教相關的祈禱儀式。」以上的案例與經驗都是冰山一角,然而,語言問題沒有因為學歷高低、國籍差異而有所改變,連博士生都因為語言問題在臺灣遭逢「奇緣」,且無法立即以語言解決當下難題,對於未受完整語言培訓的移工來說,在臺灣工作無疑是將自己投入一個危機四伏的環境中。

 

移工雇主皆是語言障礙的受害者  語言相關制度不健全是失語現象的幫兇

一般來說,我們從新聞中看到的大多是移工因缺乏語言溝通能力,但是實際上,因為語言與溝通障礙而成為受害者、加害者的雇主與政府單位也不在少數,這也顯示出臺灣社會在面對外籍人士在臺灣發生緊急狀況的時候,可能出現慢半拍的狀況。

我們先站在移工的角度來檢視目前存在之問題。在移工進入臺灣職場之前,會經過一段「仲介-雇主」的媒合過程,會由仲介主導進行短暫而密集的語言培訓,然而,礙於語言學習、移工照顧等成本考量,大部分的仲介業者都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移工引入職場,因此大多移工在進入職場後,語言依舊無法順暢使用,當面對問題又沒辦法透過中文解決時,只能向同鄉求助或是採取更冒險的手段,這使得逃逸移工或是移工犯罪行為出現的可能性大幅升高。

當然,除了移工的語言培訓效果不佳外,我國政府在相關人員的語言培訓也有令人質疑之處。就這個個案來討論,菲律賓的官方語言為英文,不禁讓人懷疑警方在培訓過程中忽略了外語學習的重要性,儘管在維持治安工作上,語言並不是最重要的課程之一,但是面對全球化脈絡且多元族群的臺灣社會,具備能夠「順暢溝通」的語言確實是不容忽視的課程之一(至於何謂順暢溝通?語言要學到多好才夠?要達到怎樣的標準?則不再本文中討論,而現今英語測驗包羅萬象,都可以提供可靠的依據)。警方在這次案件中因為語言不通而導致烏龍事件,可以看出在在臺灣,失語的並不只是來自東南亞的移民工,還有因體制、培訓制度不足導致缺乏溝通能力的國人。

(司法通譯是司法制度中需要被重視的議題。/本圖引自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除了這次的個案,我國因制度也確實是需要持續檢討的部分。就政府的功能來說,現階段存在的問題包括通譯使用率低、系統建置不全、通譯人才差距大、人才不足等問題。臺灣的外籍移工人口增加,與移工相關的法律案件越來越多,照理說臺灣司法單位對於通譯的需求理應更為殷切,然而根據法務部與司法院統計,去年各地檢署所偵辦的5243件涉外案件,各的法院更高達12370件,然而使用通譯的比例僅佔40%,為偵辦刑案使用通譯的比例更只有9.6%,令人意外。此外,儘管移民署已有設立「線上通譯人才資料庫」,然而卻因為媒合困難與人才程度參疵不齊而不受警察青睞,加上警察出勤時間不定,無法與通譯配合,對通譯與警察來說都是相當大的負擔。

至目前為止,臺灣的通譯人才數量仍然追不上移民工人口成長的速度,政府相關單位應就上述問題思考,四方報在此提出幾點建議如下:一、如何透過定期、有效的方式提升公務人員的語言能力,讓在第一線服務的公僕能夠有與外籍人士應對的語言能力。二、由政府主導建立系統性的通譯人才培訓、篩選制度,讓有志擔任通譯工作的民眾能夠有發揮所長的機會。三、提升通譯、各政府部門間的媒合率並平均化各縣市通譯人才的人數與程度。四、政府應思考,如何建置管道,讓具有語言優勢之新二代、移工及對語言有興趣的國人能夠有效投入相關語言工作的環境,並提升公務員持續對於語言學習的心態,提升國際觀。以上,透過不同方法的嘗試,或許能將制度造成的語言鴻溝,透過體制的改善慢慢填補起來。

發表回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