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犯罪防制 新南向行不行? 從毒品查緝看臺灣與東南亞諸國跨國司法合作的可能性

0
21

文/Rick 圖/UDN

菲律賓自總統杜特蒂上任以來,雷厲風行的掃毒方式引起菲國國內及周邊國家的討論,儘管在掃蕩過程中引發了許多爭議,但是杜特蒂在菲律賓的聲望仍然不減,菲國掃毒的決心也沒有因為爭議而動搖。為了破除外來毒品對菲律賓社會的威脅,杜特蒂開始將引發毒品問題的矛頭指向周邊國家。日前,杜特蒂在憲法協會五十六周年活動上即點名臺灣與香港,並表示,「臺灣與香港的黑道組織是菲國毒品的主要來源,儘管毒品原料絕大多數來自中國大陸,但製毒技術則由不法臺灣人士提供,這些黑幫分子在海上製毒,並將毒品頭到菲律賓的北部海域,以菲律賓為市場或轉運站。」

面對菲律賓政府的指控,我國駐菲律賓代表林松煥則回應,對於跨國毒品交易氾濫的問題,除請國內相關單位深入調查外,也促請菲國透過司法互助機制及管道提供情資及證據,臺灣必會據此加強與菲國的反毒合作。可以確認的是毒品來源不是臺灣,臺灣並沒有輸出毒品到菲律賓,即使有毒梟在海上製毒,也不會是臺灣漁船,航行的路線也應該是國際水域。我國警方也為此作出回應:「「你們媒體相信嗎?菲律賓南部幾乎沒有台商、觀光客,應該沒有這種情形。」

先不論這些毒品的來源與去向,從杜特蒂掃毒及我國駐菲代表的回應,我們可以看到我國政府在新南向政策下與東南亞諸國擴大司法互助合作及跨國刑事案件防治網路的可能性,同時,從菲國掃毒的案例來看,亦可了解面對新型的跨國犯罪,國際合作的必要性。

跨區域合作 強化臺灣與東南亞之間的區域治安維護

在跨國移動頻繁的現代,光是緊守門戶已不足以阻絕跨國犯罪者的流動,因此這更顯現國際間司法合作的重要性,在政府引導的新南向政策架構下,強化跨國司法合作絕對是最重要的課題之一。

以現階段來說,目前與我國正式簽訂刑事司法互助協議的國家有美國、菲律賓及南非三國。就我國與菲律賓來說,雙方已有簽訂《臺菲刑事司法互助協定》,在該協定架構下,合作範圍包括:一、取得證言或供述;二、提供做為證據所用之文書、紀錄及物品;三、確定關係人之所在或確認其身分;四、送達文書;五、便利搜索及扣押之請求;六、驅逐出境;七、協助凍結及沒收資產或執行罰金程序;八、其他不違反受請求方所屬領域內法律之任何形式之協助。

對此,有緝毒人員表示,在杜特蒂總統上臺之前,菲律賓可以說是東南亞的製毒大本營,毒販穿梭於臺灣、香港、中國及東南亞,單是我國警方監控出入菲國的涉毒國人一度多達80人。經過菲國強力掃蕩後,滯菲的監控台籍涉毒對象只剩二人,其中一人已被當地警方逮捕關押。目前,臺灣除了和菲律賓簽訂正式協議之外,和日本、印尼等國都有不同形式的合作,在掃毒過程中臺灣也扮演重要角色,今年七月印尼截獲一公噸安毒、日本最近查獲四百多公斤安非他命,都是台灣警方提供情資協助,顯見臺灣對於查緝毒品犯罪的貢獻。

除了前述協議,我國與菲律賓去年也簽署了「共同打擊跨國犯罪瞭解備忘錄」,似乎能為雙方治安保障增添了一份安全。像台灣與菲國間的合作方式,或能強化兩國間的治安維護,利於兩國警政及司法單位追蹤及查緝違法情事,而這樣的合作型態,不應侷限於臺灣與菲律賓之間,我國政府應在新南向政策的架構下,將司互助持續擴大、延續到其他的東南亞國家,以建立強大的犯罪防制網路。

跨國司法合作窒礙多 新南向政策能解決?

儘管掃毒有達到一定的成效,但杜特蒂的一席話仍道出跨國販毒的問題,也使我國處理跨國犯罪時所面臨的困難浮出水面。對此,就有不願具名的刑事局緝毒人員表示,臺灣的司法機關在查緝跨國毒品流通的過程最常遇到的困難除了各國法律差異之外,還包括兩岸關係凍結造成的阻礙、受制於監察法及法律對於通訊自由的保障、通訊軟體監控困難等,即便臺灣與東南亞各國因為新南向政策的落實,已經開始出現許多正面的互動,但要克服這些現實問題,難度還是極高。

於毒品的查緝方面,在近幾年雙邊合作後,我國已協助菲國查扣一千多公斤安非他命成品,八千公斤半成品及毒品原料,還破獲三座製毒工廠。儘管成果尚屬豐碩,但執行的第一線人員也不諱言,由於各國法律、民情不同,加上司法權問題,有些實質合作關係要磨合。舉例來說,雖然保法對通訊自由達到一定的保障,但在查緝毒品的過程卻一直造成司法人員辦案掣肘,警方一直希望對該法加以修改,卻始終難以如願。

此外,兩岸關係自新政府上台至今,開始「急凍」,這對跨國合作打擊犯罪的效能影響極大,這影響的不單單是毒品犯罪,更大大降低了臺灣與東南亞諸國之間的司法合作可能性。在今年七月,泰國破獲一個兩岸電信詐騙集團,共拘捕44人,其中25名為台灣人,泰國卻未依照2013年所簽訂之「台泰共同打擊跨國經濟及相關犯罪協議」將臺灣嫌犯遣返回臺受審,而是送往中國,導致該協議形同廢紙,更傷害我國主權。

最後,緝毒人員也指出,我國政府還至今無法突破對LINE等通訊軟體的監控。大膽的毒販能夠利用通訊軟體聯繫,而漂流海上的毒販則使用衛星電話,或乾脆不帶手機以躲避查緝,警方其實一點辦法也沒有。

新南向政策涵蓋的範圍甚廣,如果能從保障各國人民經濟、人生安全為出發點,以更符合現實情況的角度加以修法、更彈性的合作方式與並東南亞諸國及對岸持續針對治安、犯罪防治議題加以溝通、合作,將是臺灣進一步優化犯罪防治能力的途徑。

……………………………………………………………………………………………………………………………………

臺灣涉及跨國司法爭議案件統整

2016年4月8日、4月12日,肯亞政府遣送45名在臺灣籍跨境詐騙犯至中國大陸。

2016年4月30日,馬來西亞政府將32名於馬國境內涉嫌電信詐騙嫌犯在未知會我國狀況下遣送至中國大陸。

2017年6月24日,柬埔寨政府將在金邊市從事電信詐騙的25名台嫌遣送到中國大陸。

(這3個國家皆未與我國簽訂刑事司法互助相關協議,最後導致台籍犯嫌均被遣送至中國大陸。)

2017年7月19日,泰國警方破獲兩岸電信詐騙集團,該集團中有25名犯嫌來自臺灣人,泰國卻未依照2013年所簽訂之「台泰共同打擊跨國經濟及相關犯罪協議」將臺灣嫌犯遣返回臺受審,而是送往中國。

發表回應

我有話要說